下载丝瓜视频

      下载丝瓜视频已关闭评论

() “快到火烟岛,找到三女踪迹,僵持中。”在高空飞行着的慕言有些疑惑的接住传音符,听完之后大喜,然后迅速冷静下来;

“僵持?怎么会…那个紫涟漪可是化神期啊!”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慕言也是神色一肃,迅速拿出一叠传音符急促说了几句扬手抛起,传音符直接分散激射而出;然后慕言返身,直接朝火烟岛方向瞬移而去。

而收到慕言传音符的羽道人还有其他受到雇佣的修真者皆是神色一凛,迅速改变方向朝火烟岛赶去。

“火烟岛!该死的混蛋!”羽道人听完传音就转头朝火烟岛方向飞去,然后取出一枚珠子直接下令;

“体赶往火烟岛!”说完他就收起珠子,然后阴沉着脸不停瞬移而去。

而火烟岛深处战成一团的众人也愈发的烦躁起来,紫涟漪脸色难看异常,这个气息诡异的红衣男人出乎意料的棘手,他的血域竟只能和那种诡异的暗红僵持住,所有攻击大部分都是无用功,起作用的少部分也被暗红阻挡住;红衣男子脸上挂着兴奋,

“血修大补啊~~再来~!你不会就这点力道吧?就够给我挠痒痒~哈哈!”飞舞的蝙蝠咬到他身上,他却嘲笑起来;随即身上暗红一闪,细小蝙蝠爆碎。

紫涟漪一声不吭继续攻击而去。

而另一边的流墨墨已经处理掉五名奴仆了,剩下的三人惊慌无比,黑灰半雾大势已去;在流墨墨再次现身之后。三人也被吞噬干净;

流墨墨现出身形,拎起剩下的三只黑瓶;然后仔细打量着被一层血光托着的八只缩小到手指大的黑瓶啧啧赞叹。

“手法不错啊,竟然能把最精纯的死气和最纯净的血灵加入一股诡异气息凝炼出一套能容纳千年污秽的宝器~~啧,可惜你也太托大了。居然使用八名元婴期的修魔者掌控;若是婴变期以上的拿来结出阵法,连我都可能被困住呢。”流墨墨冷笑的扫了一眼半空中的双域,然后收起黑瓶朝依旧和怪物周旋的三人飞去。

三人见流墨墨过来也明白那八个奴仆应该被解决了,只是头一次看见流墨墨变身的傲无双满眼惊诧,上上下下不停打量着;流墨墨变身血妖姬之后身上已经没有修仙者的气息了,除了五官变化很小之外。就好像完换了一个人。

小念的清闲时光

“墨墨,你…”傲无双惊疑的想询问,却被流墨墨直接打断;

“功法特殊,这些怪物还是无法解决么?”傲无双回过神,也不再追问;回头看了一眼死个怪物摇摇头。

“能用的攻击都用了,要么不起作用,要么直接被腐蚀掉;”若相离也无奈的摇摇头,流墨墨却取出那八只小黑瓶;

“或许可以用这个试试,这玩意里面装满千年污秽之气,和这些怪物好像是同属性的。试试能不能把它们收进来。”说完就分了三只小黑瓶给他们,流墨墨也拿了一个,然后把其他的收了起来。

四人各自手持一只,然后注入灵力,原本只有手指大的小黑瓶迅速涨大到半人高,流墨墨抱着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黑瓶磨了磨牙;

“妈蛋。没有真正控制的法决都不能缩小点…”其余三人闷笑一声,然后转过身面对四只人形怪物直接使用起他们能控制的最基本功能;黑瓶瓶口喷吐出一团暗沉,随即立即收缩,强大的吸力对准每一只人形怪物;

人形怪物没有智商,只是依靠本能追杀;而黑瓶吸力一现反而就势扑了过来,在靠近黑瓶的时候立即化成一团暗红液体被收了进去。

“果然可以!走,去救人!”流墨墨一喜,然后抱着大黑瓶飞向暗红宫殿;而在远处入口上空和紫涟漪对掐的红衣男子似乎发现自己手下被灭了,而且众人还发现救人方法,于是怒吼一声。也不管紫涟漪的步步紧逼直接收起域朝这边飞来。

“我去挡他,你们动作快些!”若相离回头看了一眼,把黑瓶抛给流墨墨就返身朝红衣男子飞去;青白相间的域猛的张开,阻挡在红衣男子的去路;而紧随其后的紫涟漪也直接与若相离的域结合到一起,把红衣男子包围在其中。

“可恶的老鼠!滚开!”红衣男子暴怒吼道。身上暗红气息翻腾,在两个域中撑起自己的域,直接狂暴攻击。

“嘿,你才是老鼠!躲在这么深的地方还好意思嚷嚷!”若相离嘲笑道,青白域中骨影频现,和紫涟漪的血影联合在一起围攻着红衣男子。

“不知死活!游戏结束了,老鼠们!”红衣男子赤红的双眸闪出冷光,整个暗红域竟然直接爆开;无数污秽之气布满两人的域,两人大惊,连忙甩脱遗弃整个域。

脱离出来的红衣男子根本不欲纠缠,直接朝地面上用黑瓶收取暗红宫殿的三人扑去;一时间无数丝絮状的黑灰色污秽之气从红衣男子身上爆射而出,迅速弥漫在暗红宫殿前的大片空间中。

已经收取小半宫殿门的三人神色一凛,连忙转身把瓶口对着扑过来的污秽之气;红衣男子嗤笑一声,手上一掐法

决,三人手上黑瓶竟放出白光,傲无双和血幽紫怀中黑瓶直接挣脱,被红衣男子收了回去;而流墨墨却是身上血焰升腾,白光闪烁不停的大黑瓶被她死死抱住,挣脱不开。

“居然看走眼了,原来还是一只特殊的老鼠。”红衣男子死死的盯着流墨墨,冷笑着说道;被收回的两只瓶子缩到巴掌大,围绕着红衣男子盘旋。

“哼,红老鼠,你是在说你自己么?”流墨墨反唇相讥,扣住黑瓶的手猛的一震,一层血色符文立即浮现在白光闪烁的瓶身上,然后半人高的大黑瓶不甘的挣扎两下,被血符强制压缩回手指大然后被流墨墨收了起来。

红衣男子瞳孔一缩,看向流墨墨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慎重;装着六只黑瓶的荆棘戒也被流墨墨布下一层血符,被红衣男子法决勾动不停挣扎想冲出来的黑瓶都偃旗息鼓,完安静下来。

“似乎…在哪儿见过啊,你到底是什么人?!”红衣男子紧紧盯着流墨墨闪烁符文的眸子,突然喝问;流墨墨也是楞了一下,然后鄙夷的荡开气流,把朝他们扑来的污秽之气卷带出去。

“红老鼠你怕了么?”红衣男子身体一僵,然后怒不可竭伸手朝流墨墨一指,像是黑色洪流的污秽之气汹涌而出;还停留在地面的三人立即飞身而起,可是污秽洪流却好像长了眼睛一般立马转头紧追而来;

无法奈何的众人都纷纷向远处逃窜而去,红衣男子哈哈大笑;

“怎么又逃啊?老鼠们!”话音未落又是数股洪流喷涌而出,冲向众人;流墨墨脸上变幻不定,若不是血姬冷在沉睡,就算会被她玩弄一把也要把她整出来弄死你!可恶!

整个空间被汇聚成大片洪流的污秽之气占领大半,众人急速向入口逃去;却在快临近的时候发现入口处的防护阵突然被人从外面撕开;

最先赶到火烟岛的羽道人和慕言一撕开防护阵就惊诧的发现急速逃离的众人,还有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的污秽洪流;流墨墨等人动作不停,却惊讶的发现被黑雾笼罩身的羽道人突然发出一声冷哼;赶脚即至的污秽洪流猛的被羽道人挥手放出的黑晶阻挡住。

流墨墨惊疑的看着笼罩住众人的黑晶圆罩,那些扑来的污秽之气似乎被克制住,任凭怎么冲刷黑晶都巍然不动;而远处的红衣男子轻咦一声,直接闪遁到众人面前,然后发现这边的异常;

“啧,还是找到了~~”红衣男子看着黑晶罩中的羽道人轻笑着摇摇头,落到翻腾不息的污秽之海上;流墨墨好奇的打量着羽道人,这种不会被污秽之气侵蚀的黑晶连她都认不出是什么;这个羽道人到底是…

似乎察觉到流墨墨的目光,羽道人扭头看了她一眼,身体一僵,似乎对流墨墨现在的血妖姬气息有些反应;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又看向黑晶罩外的红衣男子冷声说道;

“赤安子,果然是你!把我女儿们交出来!”赤安子目光炯炯的看着羽道人,

“羽溪,你还是这么天真啊~~当初你离开之时我就说过,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永远不会~!”羽溪颤抖一下,浑身冷冽气息迸发,然后直接冲出了黑晶罩;

“可笑!就凭你?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是我的对手?!”说话间无数黑色凌晶从羽溪身上爆出,直接攻向赤安子;一时间黑晶罩外污秽之海翻腾,满空都是黑凌晶;完交战到一起的两人再也看不到身形。

黑晶罩中的修真者看一会儿就无奈的收回目光,这种黑晶把他们保护起来,却也把他们的神识阻挡住,完不能查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而随着没事可做,流墨墨也被其他修真者发现异常,十几名修真者都神色诡异的打量着流墨墨,之前出发的时候还是修仙者的小女孩现在竟变成血色;而且那种气息他们从未见过,也感应不出她的修为。